@鹤渡

促狭居里欢笑、一世为人奇妙。

暮色之情

20150614

其实相比较而言,去年对自己来说更难过吧

对先生表示的不记得有着五年以来更深更彻头彻尾的被伤害感

可是我是谁呢

如果没有关于情感上的回应

那么

就只能靠自己来消化这无言的冷淡

是的

是时间慢慢告诉我,你拥有不了这位,你不应该对他再有情绪

真的不能再可以

你看到他身边有女你会嫉妒然后后怕这样的自己

你了解他心态上的愈加成熟然后会心一笑般欣慰

你明白他拓展视野面向国际然后明白阶层与差距


我一直觉着自己一直以来看待爱情的态度里有暮色

虽是白羊女

但唯独对爱情或者说倾慕等此类的感情非常理智

也有痛哭流涕

也有深夜失眠

别忘了,你身上也有金牛座沉稳的气质

只是那沉淀于热情一面的更深里

慢慢来吧

至少还了前世一情

有那么一句

如不相欠、怎会遇见




鹤渡的喜欢:

来自:liyinan76

在很久以前,一位长者对我说:“你以为什么是爱情呢?爱情不是对望,而是牵手。”按这种说法,爱情里所有的征服、审美的乐趣、对感情的试探、那一小点一小点因得到而带来的满足,和因失意带来的苦痛,都是不高级且可有可无的。只有那些相敬如宾、牵着手往前看的眷侣,才有广阔的未来?

我问自己:在爱情里,我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可实际的情况是:当真正的爱情经过,我们总是既充当对手,又充当搭档。

从陌生到相知,爱情需要胶着期。那里有你侬我侬地调情,也有求之不得的失意。《诗经》里说: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可见古人已懂得爱情来时那对手般的情意。

曾有男子,向我讲述他的烦恼。“我,时常想干涉她的内心。”我说:“那是彻头彻尾的爱吧,只是极端了些。”在征服的游戏里,偶尔想干涉她的内心,也是正常的心理。

那时,爱是火热的。对彼此的好,都带着比较的味道。你付出一分,我要比你多付出一分。那时,情人眼里是只有彼此的,不管在什么场合,都可以激吻,尝试对方的甜蜜。那时,也是最为计较的,不懂得他既是他,我既是我的道理,总以为那是密不可分的我们。那时,也是艰难的,对方一个不小心,这里就有万千种猜测,他是怎么想的,他为什么要这样?

很多的人,有强大的爱却没有强大的对手,可当找到了对手,这强大的爱又没有同样强大的手段,来来去去只留一派空欢喜。所以,就有人说:与其做对手,不如做搭档。

如果说对手型的爱情像两条轨道瞬间的交错,那么搭档型的爱情就像两条平行向前的铁轨,漫漫长路,有他陪伴,那是一种超越其他的交情。

搭档型的爱情欣赏之情要大于冲动。一开始爱情的模式就是相伴,对付青天白日所有难捱的光阴。“因为有你,我不寂寞。”这是伴侣们共同的遵循。他要出门像男人那样战斗,虽也精明的我就选择在家料理家务孩子;他暂时事业困局前途暗淡,我这厢有强大的资源与其分享;他崇尚夫妻之交淡如水,我正也讨厌假惺惺的吻别与握手……如此这般,共识便达成了。因为是搭档,大有少了谁都不行的意思,纵使长路遥遥,也还是不能分手。

这世上的爱,大抵就这两种形态了。这形态也并非毫无变化。开始打得火热的交集,难保10年后不变成相濡以沫的情形,而相敬如宾的相遇,越过越擦出爱欲火花的,也不在少数。

可论及优劣,真是没有高下之分。只能看在这场爱情里追求的是什么。无论追求的是什么,也都有一大帮有同样追求的人,愿意用你喜欢的方式,与你相爱一次。这样看来,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。



评论
©@鹤渡 | Powered by LOFTER